当前位置: 主页 > 网络 >
马化腾讲话,香港人可能会听

作者:光山网 2018-05-22 20:09阅读:

年初,中央政府驻港联络办一个叫桂岚的官员,花了1450 多万,买了特区政府港人港地计划“启德一号”二期的两个单位。

这件事情一曝出来,网上立马都是“中联办官员钻政策漏洞,与港民争利”的讨伐声。

这个“港人港地”是梁振英参选时提的重要政纲。香港房价高到畸形,人尽皆知。梁特首说要帮年轻、土生土长而负担能力不高的香港人置业,规定了批地后30 年内,项目都只能卖给香港永久居民。

有消息说桂岚已经居满7 年,成为香港永久居民了,满足参加这次计划的资格。媒体于是又挖深一层:港府早就修过法,禁止国家委派的公务人员通过连居7 年成为香港人了,中联办官员凭什么还能拿到永居?

而前两周,负责游戏的腾讯VP 姚晓光,花了快1 个亿港币,在香港最豪华的楼盘之一“名铸”高层买了套复式。

香港媒体同样讨论得很热烈。但他们关注的焦点,都是王者荣耀到底挣了多少钱,姚晓光去年年终奖有多少这类花边。这些声音里几乎没有负面。

你看,虽然香港街头报刊亭的杂志封面总是充斥着富豪们挥金如土的生活、糜烂放纵的情史,但香港人只是当作谈资,他们心里并不仇富。他们讨厌的,是那些不靠自己一手一脚打出来的、通过某种天赐的优势资源获得收益的人。

01

2012 年香港税务局公布了2010 - 2011 年纳税情况。前十大纳税人的缴税总额高达5 个亿港币,比上一年多了差不多八成,排名第一那位纳税高达7900 万。

这位打工皇帝到底是谁,税务局保护隐私,没明说。

香港的市井街头,哪个富豪赚了多少钱,永远是最热闹的家常闲话。以往香港最高薪的职业经纪人,是李嘉诚的头号干将霍建宁。但那年媒体算了算,缴7900 万税,年收入需要超过5 个亿,而和记黄埔的财报显示霍建宁该年酬金为1.7 个亿。

好事者翻了翻港交所权益披露记录,发现腾讯总裁刘炽平,在2010 年行使了大概440 万股腾讯控股认股权,账面获利6 个亿左右,刚好符合打工皇帝缴的税。

香港人恍然大悟:原来我们的打工皇帝,现在已经在给深圳公司打工了。

其实腾讯高管团队里面,香港人不少见,尤其在刘炽平进入公司之后。先是他的斯坦福校友汤道生,在湾区工作了11 年后,紧跟着刘炽平加入了腾讯;James Mitchell,刘炽平在高盛时的前同事,几年后也加入腾讯做首席战略官,这也是刘炽平最初加入时的职位;另外还有负责财付通的赖志明等。

这些香港背景的人被形容成“香港帮”,跟腾讯早期高管的“华为帮”形成鲜明对比。

华为背景的人产品能力更强,香港背景的人战略能力更强。腾讯近五年来的扩张战略,是用投资代替抄袭来布局,也就是外界口中的“投行化”。这个过程里,这些更具有国际管理思维的香港高管,起到的作用更大。从2010 年腾讯开始开始疯狂投资电商,到2013 年割掉搜索和电商、投资搜狗和京东,这一路刘炽平功不可没。

记者雷建平几个月前写过一篇文章,提到腾讯内部“香港帮”和“华为帮”的风格冲突。里面有一个细节,腾讯当时差一点就收了优酷土豆,把腾讯视频给割过去。但就在签约前,腾讯视频负责人孙忠怀急忙飞到香港,立下军令状,要独立做好视频。

自从战略上更偏向投资而不是自己做以来,腾讯不少部门人心惶惶。雷的文章还提到当时腾讯内部有这么一种声音:搜索和电商已经放弃,再放弃视频,总不能一堆人天天数着钱谈投资吧。

但新任打工皇帝刘炽平,在这个战略下应该是很舒服的。他本身就是投行出身,当年在香港高盛参与了粤海重组案,打下牢固的基础。再后面帮腾讯做上市,得到马化腾的赏识,加入了腾讯。

刘炽平跟马化腾几乎是相反的成长路线。他完全是精英出身:生于北京,6 岁全家移民香港,在香港读最顶尖的传统名校英皇学院。很多商界、学术界和政界人士都从这里毕业,包括梁振英特首。

90 年代他又到美国念书,拿了一个本科和两个硕士学位,分别在三家名校。95 年他在斯坦福读电子工程硕;在那之前一年,同系的一位华人学长,刚刚做了一个网站准备注册成公司,网站名叫Yahoo。

这种香港背景、海外留学的职业经理人,在两千年初的中国互联网公司里,很受欢迎。这些人能给国内企业带来成熟的企业体系和国际化的视野。

蔡崇信虽然是台湾人,但从95 年开始他就在香港的投资机构工作。而在香港土生土长的古永锵,在去给张朝阳做CFO之前,辗转过咨询公司和外企。

熟悉西方那一套的香港人,都跑到中国互联网公司里发光发热了。

02

腾讯高管在香港买房这事儿,很可能是马化腾教的。小马哥从腾讯在香港上市后,就陆陆续续在香港买了不少房子。

香港石澳大浪湾道,有一片独立别墅,总共23 座,业主全部非富即贵。并且还不是有钱就能买,任何意向买家都需要经过社区委员会的资格审核,通过了才能被接纳为社区一员。

这里的13 号别墅业主,原本是华光航运董事长赵世光,2009 年,马化腾花了4.8 个亿买下了这栋别墅。

隔壁12 号的业主,是李泽楷。

关于李嘉诚这个小儿子,最广为人知的可能不是他的事业,而是他和女星梁洛施的花边。梁洛施给他生了三个儿子,但他却不给名分,两人分手后他又和各种明星模特不断传出绯闻。这和他老爷子李嘉诚勤奋朴素、白手起家的形象相差甚远。

李泽楷和马化腾其实算是同一年出道的。

98 年,马化腾和同学张志东一起注册了腾讯,而深圳河对岸,李泽楷启动了数码港项目。他凭着“建造属于香港自己的硅谷”这个空头idea,从董建华手上未经招标地,拿下来64 英亩地。

99 年马化腾的OICQ 上线,李泽楷也迎来了自己的成名之战。他买了个叫“得信佳”的壳,把刚做一年的数码港注入,改名“盈科数码动力”,摇身一变成了股民追捧的高科技概念股。

这个几乎没有业务的公司,股价借助互联网概念飙升,很快从百亿涨到2000 亿,逼近李泽楷父亲的长江实业。然后他再贷到130 亿美金,从李光耀小儿子李显龙的新加坡电信手上截胡了正在寻求买家的香港电讯,改名电讯盈科,把壳儿给做实了。

18 天内,一家几乎空壳的公司,借助资本泡沫,吞下了一家年收入320 亿、百年历史的老公司,市值狂飙到5000 亿,一气呵成。

这是当时亚洲史上规模最大的收购战,非常精彩。

但李泽楷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互联网泡沫破裂后,电讯盈科的市值很快掉到十分之一都不到。急于补血的李泽楷,做了一个他可能会后悔十年的决定:把公司持有的腾讯20% 股份,以1200 多万美金的价格卖给了南非一家公司。

这件事至今都常被媒体拿出来,和孙正义作对比,批评李泽楷短视。

其实李泽楷从来不是香港人的英雄,香港人无法从他身上得到激励。他不像他爸,是真正赤手空拳,从底层咬着牙打成首富的。

12 岁逃难到香港的李嘉诚,修过手表,做过跑堂,卖过玩具,后来是做塑胶花生意起家的。他和郑裕彤、李兆基、郭氏兄弟,统称为香港四大家族,被封为顽强拼搏的狮子山精神代表,是几代香港人奋斗的榜样。

香港人崇敬这些白手起家的富商,实际上是给自己打气。他们相信在这个没有政治特权、机会相对平等的环境里,只要肯吃苦,就算我只是一个卖车仔面的,也终有一天可以“发围”。

但过完二十世纪前十年,情况变得有点不太一样了。

2013 年,做了快半个世纪的利苑粥粉宣布结业,因为业主要把房租从30 万一个月涨到60 万。这家店从开业到现在房租涨了300 倍,如果继续做下去,一个月光交租就得卖20000 多碗云吞面。

也怪不得业主狠。隔壁的莎莎化妆品店铺,那年的月租金是95 万。

从开放自由行开始,没有实体产业支撑的香港经济就严重依赖陆客。也许一条街上能有6 家金铺、5 个化妆品店和4 个药店,但是住附近的香港人想买双拖鞋,不知道该去哪了。

热门文章
订阅栏
合作联系